通告:
    
English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五台山华严学之魂——王乃积 郭华荣

http://wutaishan.fjnet.com   2011年11月05日  点击:0   字体:    

五台山华严思想奠基人、佛教“华严三圣”创立者、唐代山西寿阳方山寺长者李通玄(635-730),山西太原人,倾毕生之智,以《易》会通佛典“经中王”《大方广佛华严经》,其代表作《新华严经论》的流传,成为佛教中国化、民众化的关键一步,宋代崇宁二年(1103)被皇帝赐封“显教妙严长者”尊号,从根本上促进了五台山乃中国佛教文化中心的形成,在海内外佛教界产生了广泛影响。现分古代、近现代、国外三部分,摘录中外学者对李通玄新华严学说的论述,供研究参考。

一、古代学者

(一)照明:唐大历年间人,山西寿阳东方山逝多林寺比丘,李通玄亲传弟子。在大历五年(770)所作《华严经决疑论序》中写道:

北京李长者,皇枝也,讳通玄。性禀天聪,智慧明简,学非常师,事不可测。留情《易》道,妙尽精微。放旷林泉,远于城市。实日王孙,有同舍国。年过四十,绝览外书。在则天朝,即倾心《华严经》,寻诸古德义疏,掩卷叹曰:经文浩博,义疏多家。惜哉后学寻文不暇,岂更修行?幸会《华严》新译义理圆备,遂考经八十卷,搜括微旨,开点义门,上下科节,成四十卷《华严新论》。犹虑时俗机浅,又释《决疑论》四卷、又《略释》一卷、又《解迷显智成悲十明论》一卷。至于《十玄六相》《百门义海》《普贤行门》《华严观》及诸诗赋并传于世……识者议日:惟西域净名遍行是其流,此方孔老非其类,影响文殊普贤之幻有也。

(二)马支:号云居散人,约为唐代人。在《释大方广佛新华严经论主李长者事迹》中写道:

至大历九年二月六日,有僧广超于逝多兰若获长者着论二部:一是《大方广佛新华严经论》四十卷,一是《十二圆生解迷显智成悲十明论》一卷,传写扬显,遍于并汾。广超门人道光能继师肩负二论同游燕赵,昭示淮泗,使后代南北学人悉得参阅论文,宗承长者,皆超、光二僧流布之功耳。其为《论》也,统贯经意,标袁法身,廓性海于无边,历刹尘而不动,分泮众教,极彼源流,融镕上乘,会此华藏,俾迷径者获道,滞教者忘机,可谓毗卢之指归,华藏之日月矣!若非圣人悯世降生,开导昏瞑,孰能条释大典,指授人心欤!

(三)志宁:盛唐时期人,福建省福州开元寺沙门。于唐大中年间(847-859)将《新华严经论》注疏部分会于经文之下,合成一百二十卷。其在《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序》中写道:

大唐忻代之间,有长者姓李号通玄……造斯经论四十卷成……后人获其稿本,传写流行,其论所明与诸家疏义稍有差别……四十品之妙文,文在第三禅说,十十以为圆数……今寻《经》见义,又似贯华;甘露泽流,犹如瓶泻……志宁虽不亲观造论,皆凭人世盛传,览此论文,稍似得其大意。今见此方君子好善之流,以论与经难为和会,志宁不揆衰迈、才无能为,今将论文注于经下,使后之览者无费乃心,才始开经便得见论。稽首诸佛毗卢遮那一切圣贤,愿垂加护论。从第八卷起注入经,兼论与经共成一百二十卷,愿诸达士罔有怪焉!

(四)慧研:宋代乾德年间(963-968)福建高僧。时有广东报恩寺僧空慧禅师倾金开印《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慧研于乾德丁卯年(967)为之作序,在序中这样写道:

玄宗开元中,太原有逸士李通玄者,间代净名也。而神鉴物表,陶情释氏。因阅《华严义疏》,叹云:“大教弘芳,多家繁制,劳文白首,岂暇进修?”逐穷八十卷之真铨,总括四十轴之玄论……张皇教海,罗列义天。大中载无诸有高僧志宁,缅思后进之披寻,难测法门之丰富,遂合经论,文旨相须。然其义类繁衍,未圆品藻。慧研因参云水,叨览指归,敢韫笺毫,整斯漏略,列经论以标准,彰教理而相收;义朗文清,不假猊台而抱帙;神辉智发,何劳鹫岭以寻师?总圆一部一百二十卷……所冀长光佛日,将两曜以齐明;永赞金轮,等二仪而远大。

(五)赞宁:是五代十国至宋初年间(919-1006)的着名僧人,于宋端拱元年(988)完成《宋高僧传》,附录李通玄造论及之前教内对《新华严经论》之不同看法。文中写道:唐开元中太原东北有李通玄者,言是唐之帝胄,不知何王院之子孙。轻乎轩冕,尚彼林泉,举动之间,不可量度……放旷自得,靡所拘绊。而该博古今,洞精儒释……而倾心《华严》,未始辍怀……所造论四十卷,总括八十卷经之文义。次《决疑论》四卷,绾十会果因之玄要,列五十三位之法门。……大历九年六月内,有僧广超到兰若收论二本,召书生就山缮写,将入汾川流行,其论由此而盛。至大中中,闽越僧志宁将论注于经下,成一百二十卷……宋乾德丁卯岁,闽僧慧研重更条理,立名曰《华严经合论》,行于世,人所贵重焉。但此文后又有附录曰:……北齐内侍刘谦之随王子入台山焚身,谦之七日行道,感复丈夫相,冥悟《华严》义,乃造论六百卷,久亡。至李长者之化行晋土,神变无方,率由应以此身而为说法也。或曰:“李论中加乎十会,经且阙焉,依梵字生解可非迷名耶?何长者说法之有?”通曰:“十会理有,宜俟后到之经。所解南无,言离中虚也。此配法观心也,若知触物皆心,方了心性。故经云:知一切即心自性,则成就慧身不由他悟。此乃心境如如,则平等无碍也。”观李之判教该博,可不知华言义耶?尝闻幽州僧惠明鸠诸伪经并《华严论》同焚者,盖法门不相入耳。伪经可焫,李论难焚,伊非小圣境界也。亦犹杨墨之说,与儒相违;行方外者,复憎孔孟。水火相恶,未始有极。苟问通人,分曾并进,无相夺伦哉。

(六)张商英(1043-1122):字天觉,号无尽居士,新津人。宋治平二年进士,大观四年拜尚书左仆射,后知河南府,深信佛法,崇李通玄,他在宋元佑三年(1088)所作《决疑论后记》中写道:

太原府寿阳方山,李长者造论所。……元祜戊申七月,商英游五台山,中夜于秘魔金色光中,见文殊师利菩萨,慨悟时节,誓穷学佛……九月出按寿阳……斋戒往谒焉。至则于破屋之下、散帙之间,得《华严修行决疑论》四卷,疾读数纸,疑情顿释……太师曾公子宣闻其事,谓商英曰:“子盖发明长者之意而记之,使学《华严》者,益生大信,而知所宗……”夫《华严》之为教也……其汪洋浩博,非长者孰能判其教、抉其微乎!长者名通玄,或日宗室子……以开元七年,隐于方山土龛造论,十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卒,垒石葬于山北……三十年后的宋政和八年(118)张商英再次来到方山,在《长者龛记》中写道:“予元秸戊辰奉使河东行太原寿阳县方山瞻李长者像……于破竹经架中得长者《修行决疑论》四卷、《十玄六相论》一卷、《十二缘生论》一卷,梵夹如新,从此顿悟《华严》宗旨,邑人以予知其长者也……予去彼三十年,有住持僧宗悟来言,方山非昔日方山也,松柏林木高大茂盛不植而生皆应古记。又于长者造论处发现龛基,以砖石砌,前建轩阁,古跻历然,游人士庶不绝于道……

(七)戒环:温陵人,宋宣和居温陵开元寺,赋性恬淡,不溽世昧,世称“温陵大师”。大师对 李通玄雅称“方山”,对其论着评价甚高,在建炎二年(1128)作《大方广佛华严经要解序》中这样写道:

戒环向以《华严》海藏汗漫难究,遂三复方山长者疏论,述总要叙,疏条经旨,稍辨端倪,继沿缀缉。清果明禅师所集修证仪,略解圣号表法。屡为贤达下询,愿尽九会之奥。因取清凉国师纲要,与《论》校勘,别为斯解。以方山为正,清凉为助,洞究全藏。才万八千言,庶几览者,无异剖大经于一尘,睹法界于弹指也。

(八)李贽(1527-1602):字卓吾,号温陵居士,晋江人。明嘉靖三十一年举人,万历中为姚安知府。后弃官讲学,有《焚书》、《心经提纲》等着作。在《李长者华严经合论简要序》中写道:

……至开元中,方山长者李通玄,撰为《舍论》(此为误解——录者注)……备矣!先佛为经,后佛为论。佛志宁合经论而为一,佛慧研厘经论以标纲,皆不过为后代佛子便于观览故耳,其用心勤也。然一百二十卷之繁,吾恐一切圣贤,终未敢轻易也。破夏以来,获听宁佛者袁文炜,细读《华严合论》一遍,乃知善说《华严》无如长者,因简其尤要者录之。傥有大心众生,欲乘如来乘直至道场,则此二百纸简要之论文,便是《华严》无尽藏之法界也。自心是毗卢遮那佛智,自眼是佛文殊根本智,自身是佛普贤差别万行智,自诵是佛音声,自听是佛观世音力,自语是佛开不二之门,自念是佛不思议神通。自在功德皆佛也,吾何幸身规见之。

(九)圆理:字云东,号沤室,明代嘉兴人,为天宁寺比丘,有《云东集》。所作《刻华严合论纂要跋》写道:

毗卢法门,展一句为百千万句,亦未为广;总百千万句以为一句,亦未为略。吾友无参有作广作略之能,顾皆不用,独取枣柏大士(即李通玄)四十卷论文,促为三帙,广略适中,而义已备。又况枣柏大士未举笔已前底肝胆,尽在其中者乎!有者谓:“也只是个减文字汉。”山僧却向他道:“尔未见无参在!”

(十)方泽:字觉之,一字冬豁,俗姓任,明代嘉善人,住嘉兴精严寺。戒学俱高,诗偈清真,有《冬溪集》等。明隆庆元年(1567)十月所作《刻华严合论纂要后序》中写道:

余始阅华严普贤三昧,大疑且骇。至《梵行品》,知一句法即心自性处,不觉心动。它日读《李长者传》,言有《合论》四十卷,虽未获睹,实私庆焉……吴兴旧有《论》版,已罹灾毁,诸刹印本又皆残缺。搜访久之,真如寺大宗禅老向余笑曰:“往吾获一部,独见完好,流虹雨庵,借观十年已久。今雨庵化去,门人不以归我,岂迟子耶!”余大喜,随偿原费,担负来山中,则论入经,总一百二十卷,琳琅焕映……于是洗心潜玩,见长者将一切人本法界无尽藏中不动智宝,圆彰顿显,焰涌光晦,彻于言外。当是时,悲欣无量,便欲转似人人,成令自见。顾联函积几,匪堪携佩,乃用节其丰词、缩其普义,仿三周文势,厘为三帙,名日《纂要》。……然未缘入梓,藏之箧笥,垂三十年。文选大夫五台陆公,道叶宗乘,志深弘获,昨以太常卿还,言及斯纂,适符大心,遂捐净金,偈成胜举。长者于公,所谓千载而下旦暮之遇也。昔普庵肃禅师,因览论序,达本情亡,知心体合大悟,因言曰:“长者乃于经首,痛下一锤,大地山河等闲俱碎。”乃至云:“普贤文殊与我同参,善财童子是甚茄子。”余谓普庵瞻前失后,殊不知此中字字句句,皆是长者击情捣见之金刚杵也。披文胜士奋不顾身,冲锋犯锐,而能别展生涯,则为深报长者恩矣。

(十一)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尚湖、牧斋,明代常熟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历编修、詹事、礼部侍郎,以文学冠东南,为“东林巨子”,有《初学集》、《楞严蒙钞》等。于明末崇祯十四年(1641)所作《华严忏法序》中写到李通玄的着论:

《华严》之为经王也,夫人而知之矣。肇于晋,广于唐,于是有实叉难陀之译,有清凉国师之《疏钞》,有李长者之《合论》,有杜顺和尚之《法界观》……圣天子圣轮御世,崇信大众,方以华严法界,合摄群生,而木君表章忏法,实维其时……木君世笃忠贞,保厘南服,济世润生,一本华严行门。先刻是经演疏,翻印三藏,总持宣布,浩如烟海。今复流通忏文与《疏钞》、《合论》,并传震旦,佛法咐嘱国王大臣,岂不信哉!

(十二)道霈(1615-1688或1702):清代福建鼓山曹洞系僧人。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将李通玄《新华严经论》与澄观的《华严经疏钞》摘要汇编成《华严经疏论纂要》,在序中写道:

《疏钞》则穷原极妄,章句分析,不唯是此经标准,实乃如来世尊一代时教之标准也。《论》则广论佛意,会归自心,不唯是此经间奥,实乃宗门之阃奥也。禅者喜读《论》而不知《疏钞》之广大精微,讲者喜读《疏钞》而不知《论》之直接痛快,两者皆失之。之后道霈写出《跋李长者十明论》,进一步阐述李通玄之论旨:《华严》第六现前地菩萨,寄位缘觉,以十门逆顺,观察十二因缘,成般若门三空,自在智慧现前。枣柏长者既释之于论,又重以十义,明其大旨,谓之《十明论》。其意盖谓十二缘生,是一切众生逐妄迷真、随生死流转波浪不息之大苦海;亦是一切诸佛宝庄严大诚,亦是文殊、普贤常游止之华林园苑,恒对现色身在一切众生前,教化无有休息。以迷十二有支,名一切众生,悟十二有支即是佛。故众生及以有支皆无自性,随烦恼无明行识名色,六根相对生触,受爱取有,成五蕴身,即有生老死常流转故。若以戒定慧观照方便力,照自身心体相皆自性空,无内外有,即众生心全佛智海。又以空慧长养大慈大悲,入生死海教化众生,如莲花处水而无染污。若厌十二缘生别求解脱,如舍冰而求水,逐阳焰以求浆。若以止观力照之心境,总亡智日自然明白,如贫女宅中宝藏,不作而自明;穷子衣中珠,无功而自现。此乃《华严》圆顿大旨,李长者特拈出指示于人,最为肯切,恩大难酬。

(本文来源:五台山研究  编辑:了一)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请您发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