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告:
    
English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略论清代前期的五台山藏传佛教——赵改萍 侯会明

http://wutaishan.fjnet.com   2011年10月27日  点击:0   字体:    

清代前期,因五台山独特的地理优势,博大而悠久的佛教文化和清朝统治者的极力推崇,五台山藏传佛教渐至鼎盛。清初诸帝多次巡幸五台山;蒙藏高僧频繁朝拜;藏传佛教寺院数量、僧人人数迅猛增加;寺院管理制度日趋完善,为清初巩固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做出了重要贡献。

元明时期藏传佛教的萨迦派、噶举派及格鲁派都在五台山得到传播和发展,至清代,五台山藏传佛教达到鼎盛。本文主要阐述其兴盛之条件、表现以及特点等,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清代前期藏传佛教在五台山兴盛之条件

清朝建立政权后,为了加强其统治和巩固边疆,其统治者除利用武力征讨、暴力统治外,还加强思想统治,针对蒙藏民族的历史传统以及风俗习惯、心理素质等与汉族不同的情况,清朝于是利用藏传佛教“化导”、“柔顺”蒙藏民族。即通过藏传传教来使人们听从按世间帝王形象塑造的、虚幻想象中的佛的安排,让人们忍受现实的苦难,把幸福的希望寄托于死后升人虚无缥缈的极乐世界,从而加强其统治。对此,康熙《五台山殊像碑》中说“(兴喇嘛教)事有俾于劝俗,聿弘觉善之门。”在《五台山台麓寺碑文》中又说:“佛教之弘深,欲跻群生于仁寿。”在《五台山广宗寺碑文》中亦说:“宣梵呗于梵天,意兼劝俗。”这些都表明了康熙利用藏传佛教之政治目的。雍正也表达过同样的思想,他说“因思古今之有佛教,特以劝善惩恶,济世觉民为本。黄教之传,所以推广佛经之旨也。……广布黄教,宣讲经典,使番夷僧俗祟法慕义,亿万斯年,永跻仁寿之域,则以佐助王化,实有稗益”。乾隆也作诗说:  “教维神道设,总为牖斯民!”[1]这些都明确反映了清朝尊祟和扶持藏传佛教,意在统治蒙藏民族思想、维护封建统治的政治用心。而五台山作为汉藏共存的文殊圣境,对蒙藏人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因而清统治者将五台山作为联结和管理西藏的政教纽带,以此促进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

正是由于清政府认识到了五台山的特殊地位,并给予积极的支持,才促使藏传佛教在五台山兴盛至极。满清贵族早在太宗时就开始尊崇五台山藏传佛教。太宗天聪八年(1634),元裔察哈尔国的摩尔根喇嘛携带嘛哈噶喇佛像,来到盛京(今沈阳市),奉赠太宗,太宗遂于殿侧建造银塔礼之。因为太宗知道这座佛像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师八思巴奉祀于五台山的金像。从此,满清贵族就对五台山倾仰不已,纷纷巡幸五台山。同时,满族贵族统治者认为“文殊”与“满洲”有着渊源关系。乾隆皇帝说,  “文殊”梵经本称“曼殊”,乌斯藏进表也称曼殊师利大皇帝,曼殊师佛的妙观察智,曼殊的切音又与“满洲”二字相近;竺兰宝号,还和我朝国号相符。同时,五台山地处神京之右臂,千里而近,易跋涉者较多。以至清朝诸帝多次到五台山瞻谒金容,祈福满清王朝长治久安。  《山西通志》卷8l《巡幸记》载:“国家绥柔蒙古,特行黄教,宏启宗门,藉资控驭,是中外父案,边民享并平之福者二百祀。而清凉菩萨五顶以近邻郊圻,岁或再至,怀柔最先,所迓休祥而普乐利者,典尤巨焉。”因此,康熙先后五次巡礼五台山,并下令将五台山十座青庙改为黄庙,使得五台山首次出现完全由黄衣僧聚居修行的寺院。乾隆同康熙、雍正一样倾仰五台山,尊奉文殊菩萨,礼遇藏传佛教僧徒。他说:“本朝之维持黄教,原因众蒙古素所皈依,用示尊崇,为从宜从俗之计”[2],“盖中外董教总司以此二人(此句‘中’指中原,  ‘外’指中原之‘外’的边疆,即蒙藏地区等),各部蒙古心归之,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3]于是,他六度朝拜五台山,制碑题额,赐诗赏物,修葺佛寺,兴建行宫,举行法会,遂使五台山佛教臻于兴盛。嘉庆帝不仅把五台山看成是“为诸藩部倾心信仰,进关朝山顶礼者接踵不绝,诚中华卫藏也”,还把五台山说成是“神京之右臂”[4]。可见,五台山在民族团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统治者把五台山视为内地的“小西藏’’,以此来加强民族向心力和凝聚力,从而维护政治的统一与稳定。嘉庆皇帝曾于嘉庆十六年(1811)亲自率领藏蒙王公贵胄礼拜五台山,并进一步阐述了这种举措的深刻意图。他说:“又携蒙古藩王,同来从其所欲,共谒梵寺,示中外一家之心,昭熙朝大同之治,非徒供游览悦(豫)也。”[5]这就一语道破了清朝中央政府营造藏化五台山的主旨,即显示中华各族人民“一家之心”。因此,清代诸帝都积极支持成为五台山藏传佛教兴盛重要条件之一。

元明时期藏传佛教在五台山的发展是清代前期五台山藏传佛教兴盛的基础。五台山很早就被认为是文殊菩萨的道场,备受汉藏两系佛教尊崇。元代八思巴巡礼五台山,标志着藏传佛教正式传人。八思巴在五台山期间不仅听受佛法、写诗著书,而且还频繁进行佛事活动。其影响波及后世,之后的帝师胆巴驻锡寿宁寺、萨迦意希仁钦逝世于五台山便是明证。明代,五台山的藏传佛教得到进一步发展,格鲁派传人五台山,并初具规模,五台山成为内地仅有的一处青黄佛教并存的佛教圣地,为清代五台山藏传佛教的兴盛奠定了基础。

藏传佛教在五台山得以兴盛,除了统治者的力量外,还有藏传佛教僧人的重要作用。藏传佛教发展到清代分为四支,即前藏的达赖喇嘛、后藏的班禅额尔德尼、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巴和内蒙古的章嘉胡图克图。这些藏传佛教领袖频频朝礼五台山,在此长期居住、修行、传法,吸引了满、蒙、藏、土等民族民众接踵而至,这无疑也促进了藏传佛教在五台山的兴盛。

二、清代前期五台山的藏传佛教

由于皇室对五台山藏传佛教的支持与大量的蒙藏佛教徒来五台山朝拜,促使五台山藏传佛教迅速发展并达到鼎盛。据《五台新志》载,清世宗时,五台山已有规模宏大的黄庙26所,黄衣僧人1000余人。仁宗时,仅菩萨顶一寺就有喇嘛561人,最盛时内住喇嘛3000余人,章嘉活佛驻锡五台山,更使五台山地位大大提高。尤其三世章嘉驻锡五台山期间,讲经说法,弘扬佛教义理,形成了每年4月到8月在此闭关修行的习惯,对蒙藏信徒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于是“内外蒙古进香者,每年4月至10月,络绎不绝,檀施云集”。出现“内外蒙古王公台吉,驱骆驼马牛数千里,倾城贡献者,不绝于道”[6]的现象。由此,五台山藏传佛教声名日显,名震华夏。下面详细论述其表现:

(1)、清代诸帝与五台山

五台山藏传佛教一开始就得到清朝皇室的支持,清朝开国君主就曾积极支持其发展。世祖人关登基后,于顺治十二年(1655)、十四年(1657),先后命令各派数十名藏传佛教僧人在五台山建立护国祐民道场,并派藏传佛教僧人住持五台山番汉佛教事宜,奠定了清代藏传佛教发展的根基。顺治非常崇拜五台山,曾留有顺治帝出家五台山菩萨顶的神奇传说。

康熙皇帝早期受祖母太皇太后及其父亲的影响,对五台山藏传佛教更加尊崇。他执政后认识到五台山藏传佛教在怀柔蒙古、西藏方面的重要性,先后五次巡礼五台山,以示对藏传佛教的尊崇。康熙五次朝礼五台山,敕赐梵文藏经两部,匾额55块,作诗15首、碑文20余道,修葺寺院20余座,赠送渗金佛菩萨像7尊,作各种道场8次,敕赐金银六千余两,赍送珍物,多难悉录。现存康熙御匾“真如权应”、  “五台圣境”、“云楣”等,其字体为颜欧合体,稍有一点柳字的笔法,是珍贵的艺术珍品。现存康熙年间碑文13块,与藏传佛教寺院有关的有4块:《菩萨顶大文殊院碑文》、《重修清凉山罗喉寺碑文》、《广宗寺碑文》、  《寿宁寺碑文》,这些碑文、匾额、诗文等既是对五台山藏传佛教历史的记载,也是清代前期藏传佛教在五台山达到鼎盛之明证。

雍正帝在加强君主专制统治,推崇儒学的同时,也尊崇佛教,特别是藏传佛教。在康熙四十一年(1702)二月,当圣祖玄烨第四次巡幸五台山时,雍正皇帝曾以贝勒身份从行,至五台山瞻礼圣容,游览圣地。当过龙泉关后,写下了《恭谒五台过龙泉关偶题》、  《将至五台山月下作》、《清凉纪游一十四首》等诗,记述了他在五台山的行履。

乾隆皇帝同康熙、雍正一样倾仰五台山,尊奉文殊菩萨,礼遇藏传佛教僧徒。他六度朝台中,制碑题额,赐诗赏物,修葺佛寺,兴建行宫,举行法会。之后,五台山佛教臻于全盛。乾隆朝台过程中,沿途大建行宫达21处之多,今就五台山就有3座,耗费白银72万两。从中可见乾隆皇帝的崇佛与奢华。乾隆学识渊博,汉藏满蒙四种文字兼通,在朝台时多次赐诗题额,制碑泐石,御书辰翰。其中仅乾隆十四年春,就有御制五台碑文8篇,御题五台寺庙联额51块。现在保存完整的御制碑还有菩萨顶的两座汉白玉四棱碑和殊像寺、黛螺顶御制碑、塔院寺大藏经阁《宝塔院作》壬子季春御匾、《镇海寺作四首》壬子季春御匾、殊像寺己巳“大圆镜智”御匾和广宗寺的一副楹联等等。这些御制诗文和匾额都是他礼谒五台山的“纪实”。从这里,足见乾隆帝对五台山之景仰与重视。

清代前期,五台山藏传佛教在帝室支持下发展到鼎盛。帝王御制诗文、碑文、匾额、联楹等留下了历史的见证,体现了五台山藏传佛教的地位。但另一方面,皇帝的出巡,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虽然满足了统治者暂时的精神需求,安抚了蒙藏贵族,体现了朝廷对广大藏传佛教信徒的关爱,维护了各民族的团结,但对劳动人民而言,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实惠(除了仅有的一点精神安慰外),反而由此增加了负担。

(2)、高僧巡礼五台山

藏传佛教兴起于西藏后,不断向周边地区传播,到清代,藏传佛教分布于青海、内蒙古、外蒙古、甘肃、四川、北京、五台山等地,形成了四大系统,即前藏达赖系、后藏班禅系、内蒙多伦胡图克图系和外蒙库伦哲布尊丹巴系。五台山作为内地的汉藏佛教圣地,又近京师。故此地位特别重要,康、乾时期成为蒙藏等地高僧重要朝礼之圣地。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被认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1697年出家,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迎于布达拉宫内坐床。康熙四十六年(1707)桑结嘉错为拉藏汗执杀,仓央嘉措也随着被黜,解送北上。关于仓央嘉措的下落,一种认为他没有死,后到达五台山。牙含章在《达赖喇嘛传》中说:“据藏文十三世达赖传所载,十三世达赖到五台山朝佛时,曾亲自参观六世达赖仓央嘉措静休的寺庙。”据此来看,六世达赖送到内地后,清帝即将他软禁于五台山,后死于此,较为确实[7]。至今五台山仍有他的所谓得道之洞,仍是蒙藏信徒虔诚瞻仰的圣迹。

康熙三十七年(1698)三月,一世哲不尊丹巴,呼图克图(1635—1723),  “随驾赴五台山”,瞻谒圣容。参观寺庙,后随圣祖皇帝返回北京。

三世章嘉在五台山驻锡时间最长、建树最大。三世章嘉胡图克图受到乾隆给五台山藏传佛教特别礼遇,居住在五台山镇海寺。自乾隆十五年(1750)二月随同乾隆到五台山巡礼开始,5l岁即火猪年(1767)以后,每年四至八月章嘉国师都要在五台山闭关静修金刚瑜伽,著书立说,弘法传教,直到乾隆五十一年(1786)四月圆寂。章嘉在五台山讲授了很多教法,按照求法者们的意愿,讲授了显密经典、各种注疏典籍和道次、修心、生起圆满次第等显密教诫经典,还传授了各种灌顶之法、随谶法和各种显密经典教本等。因此他的弟子很多,有贤圣转世的活佛、住持法座的大喇嘛、精通经卷的格西、潜心专修的行者、双语说法的固始、学通三藏的和尚、富有信财的施主及康熙皇帝的十二皇子、乾隆皇帝的五皇子、六、八皇子等,及西藏、蒙古、安多、康区、汉地的喇嘛、和尚等[8]。此外,他还有大量的论著流传于世,尤其是藏文和蒙文《清凉山志》,从不同的角度描写了五台山佛教历史、寺院概况、人物等,可补汉文之不足。与汉文《清凉山志》相比,首先章节次序、数量不一致,章嘉这本《清凉山志》,分为五卷:一为山门初开、二为寺庙概况、三为历代高僧、四为菩萨显应和异众惑通、五为帝王重建。与汉文相比,省略外护、题咏等内容,增加了赞颂等内容;汉文有十卷,藏文本仅有五卷。其次对一些寺院进行了考证,如说释迦也失于夏天曾住圆照寺,可补汉文之缺载。总体来看,基本沿袭明释镇澄的说法,对一些问题还未作考证,如提到唐代无著和尚的圆寂问题,汉文老藏丹巴《清凉山志》认为他立化于金刚窟,台山无稽可考,应从《五灯会元》龙泉寺一说,但章嘉未作考证,认为他圆寂于金刚窟。但这是藏传佛教僧人首次用藏文、蒙文写《清凉山志》,与八思巴写的一些五台山的赞颂相比,无疑是历史的进步。尽管有一些缺陷,但它仍有利于汉藏满蒙之间的文化交流和五台山藏传佛教的传播。

章嘉还根据《宗喀巴大师传》中“宗喀巴转生在五台山”的说法,指出宗喀巴“现在大约在叫庆宁寿的和尚庙中”。章嘉这一说法,虽系主观臆测,但却在一定程度上把五台山与藏传佛教联系的更紧密,提高了五台山在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乾隆五十一年(1786)三世章嘉去世。乾隆帝为纪念他,用四千纯金制造了一座镶嵌无数珍宝的大塔,把他的遗体放在宝瓶内,按章嘉之遗嘱,把他安葬在指定的地下窟中,并建塔于普乐院,以供后人瞻仰。此灵塔是融合汉、藏、蒙、印风格为一体的典型建筑。章嘉胡图克图为了清代的民族团结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维护了内、外蒙古的稳定,充分说明了五台山藏传佛教在凝聚中华民族心理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证明了五台山“中华卫藏”的地位。

(本文来源:五台山文化网  编辑:了一)

免责声明:

1.来源未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佛教在线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2.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在线”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在线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请您发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相关规定